July 4, 2013

握着你的手教你画哀女王

炎炎夏日来到,去年的Tee不够潮了有木有,定制Tee的话,丝网印数量不够,热转印效果不好,于是决定手绘!

去万能的淘宝搜一下「纺织颜料」即可,不需要用丙烯,亲测,这种颜料是不会轻易掉色的。

于是我们来画个哀女王。

第0步

设计一下样式,用inkscape画了个。

接下来我们开始画Tee。

... Read more

September 18, 2012

入手Wacom Bamboo CTL470

前两天画瘾大发,于是一冲动就入了个Wacom Bamboo CTL470,为什么选这个? -- 因为 便宜! 550软妹币搞定。

这一款数位笔是非常非常基础的配置,功能上其实就只是个压感笔,而且感应范围只有 4x6 英寸,不过用起来感觉也还不错。 压感方面体验很自然,很舒服~ 没有橡皮擦这一点略感功能欠缺,不过也不算大碍。

Archlinux下装上 xf86-input-wacom, wacom-udevlibwacom 即可驱动,KDE下装上kcm-wacomtablet还可以在GUI里配置,可以说是开箱即用。

比较令人郁闷的是krita对其压感还不支持,这有点让我意外和遗憾,不过幸好我们也还有MyPaint可以用,画些简单的画足够用了。

好久不画画手有些生了,用了一个晚上时间画了个学姐,求轻拍。(内有亮点)

... Read more

September 2, 2012

转个型?

受twitter影響感覺自己快寫不出140字以上的東西了,這一點很不好,我要逼迫自己多寫些東西。 然而顯然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寫出一篇長長的文章, ... Read more

July 17, 2012

Wish List

最近物欲膨胀啊,好多东西好像要…… Galaxy Nexus 已入 Nexux 7 Galaxy Note 10.1 入了iBad SSD 已入ADATA SX900,体验甚好 Leopold FC660M 茶轴 已入 Thinkpad X1C 入了 Dell Latitude E7440 给母上买3G路 ... Read more

October 3, 2011

我和Linus大学时那些事儿

原作 Lars Wirzenius,地址 http://liw.fi/linux20/

特别感谢 ggarlic,da chen, Jack Ma, ant_sz 对翻译的指正!

这是一个冗长的故事,如果你现在没兴趣阅读它,可以试着等到卧病在床,脑袋里一团浆糊,把止疼药当糖吃时再读,希望您阅读时不要感到不适 :) 。当然,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听语音合成器对你高语速的朗读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Linux 今年二十岁啦。这是一段很长的时光,因为参与了故事的开端,我想分享一些当年的回忆。

1988年我高中毕业并进入赫尔辛基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学校九月开学,同时我被邀请进入Spektrum俱乐部,成员是那些学习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和计算机科学的瑞典语使用者。

Spektrum是一个不错的社交俱乐部,由于我曾一直很害羞,而俱乐部在我刚进入这个陌生城市时,给我一个轻松与人认识的途径。也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另一个说瑞典语的同年级计算机专业学生,他叫 Linus Torvalds.

第一年,我们选了相同的课,因为那些都是公共必修课,再加上我们在 Secktrum 认识,我们也有了一些友谊。

... Read more

June 5, 2011

紧张的一个月

未来一个月的事情感觉压力好大啊! 快期末考试了 论文7月1日deadline 保研问题,联系导师 社区这学期收尾活动 后面两个还好了,第一项压力最大, ... Read more

December 17, 2010

天生的暴力倾向?

记得我大一那年的某年某月某日,回宿舍的路上看到一个小偷被抓的场景,偷车贼么,人人唾弃之,于是占据“道德”上风的保安就开始秀起了他们的功夫,在 ... Read more

December 11, 2010

The Open Source Spirit

#今天很有感触,想写点东西,有种,纪念一下的感觉。文章的标题起的不好,习惯用代码说话,所以文笔很烂,不能无失真的传输我想表达的信息,事实上,误码率也挺高,有兴趣的,纠错译码一下,试着猜猜我想说什么。开源的精神太广泛了,今天我只说一个方面。 曾几何时,世界上就没有“闭源”,软件都是开源的。大家分享着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知识,自己的乐趣。一群痴迷技术的人,我们称之为黑客(不要把搞破坏的那些人与之相提并论),以技术为乐趣,创造了很多传世大作。

创世纪

我总爱拿Unix的历史打比方,Ken Thompson和Dennis Ritchie为了好玩而开发了Unics,以及后来为了免去移植的麻烦用C语言重写Unix,如果你愿意继续了解一下unix的历史,你会发现,unix这个名字不过是一个joke。这一次有趣的折腾,造就了两个影响了整个计算机历史的作品,unix和C语言。 同样是黑客的精神:分享快乐。Ken Thompson不仅给每一个想要得到unix源码的人提供了完整的代码,还在每一封信里都附一张字条:love Ken //我相信,计算机是有生命的:图灵给了它灵魂,冯·诺依曼创造了它的身体,程序员们给了它们思想和精神,很难想象,没有爱的程序员,怎能写出伟大的作品呢。 Ken寄出去的代码中,有一份代码来到了 伯克利,从这一份代码,衍生出了伟大的BSD,我毫不吝啬我的用词,因为有BSD,我们才有了TCP/IP技术,才有了今天给我们带来如此多便利的Internet。 这一切都来自于开源。

... Read more

© Justin Wong 2017